首頁 > 話題 > 正文

行業巨變一年后,脫口秀回來了?

中新網北京4月29日電(劉越)“沒想到踏出脫口圈之后,踏進的竟然是影視圈。踏進影視圈一抬頭發現,怎么肉食動物和童漠男也在呢?”

比李誕直播帶貨賣穿戴甲更讓網友震驚的,或許是徐志勝演起了古裝男主角。

近期某古裝網劇發布殺青物料,剪掉“逗號劉?!?、自嘲“暴力丑學”的徐志勝在鏡頭前擺起架勢,引發網友絕倒:“懷疑導演被他綁架了……”

男主角徐志勝?!秱b客行不通》花絮視頻截圖

前兩天,徐志勝在綜藝《輕輕松松喜劇節》中提起跨界經歷:“我說我也不會演戲呀,導演說沒事,這個角色特別貼合你,他不好看!”

“女主角實在太難找了,導演都懵了,怎么一聽和徐志勝搭,都找到工作了?還有女演員說只要不讓我們演,我們可以帶資不進組?!?/p>

自黑之余,徐志勝把“槍口”對準了同事:“人呀,還是應該有點工作!”

被調侃的何廣智無話可說——畢竟過去一年里,這群脫口秀演員,是真的沒活兒干吶!

徐志勝說脫口秀。視頻截圖

笑不出來的笑果文化

4月19日,綜藝《輕輕松松喜劇節》開播,這檔聚集了徐志勝、呼蘭、何廣智、楊蒙恩等熟悉面孔的節目,被視為一次脫口秀行業風波后的“嘗試”。

成功與否暫且不提,但演員們對舞臺的渴望那是毋庸置疑:呼蘭開場第一句話是“我想死你們了”;毛豆調侃自己沒工作,在家啃老被親媽嫌棄;黃大媽一周兩次脫口秀表演的“日程表”,讓何廣智和王勉“羨慕嫉妒恨”……

這樣的現狀,在一年前很難想象。彼時,《脫口秀大會》播到第五季依舊熱度火爆,四位演員受邀登上兔年春晚。2023年4月21日,北京“笑果工廠”隆重開業,線下演出全面開花。手握內容、背靠平臺、人才濟濟,笑果文化何等春風得意,是行業內當之無愧的領頭羊。

微博截圖

鮮花著錦,烈火烹油。2023年5月15日,笑果文化脫口秀演員House發布微博道歉,稱將停止一切演藝,深刻反省,重新學習。此后,笑果文化接到有關部門通知,被要求暫停在北京、上海等地的演出,罰款金額超一千萬元。迄今為止,笑果文化線下演出仍未恢復。

“脫口秀不是法外之地”,《脫口秀大會》第三季中,法律學者羅翔的一句調侃,竟一語成讖。

近日,記者來到隆福寺大廈一層。原本燈火輝煌的北京“笑果工廠”已鎖門斷電,內部一片漆黑,外部的“笑果元素”被基本拆除。大廈前臺物業人員稱,該劇場此前曾出租給笑果文化,但對方現已退租,故大廈將場地收回:“從‘那件事’之后,笑果的人基本就不來了,電都給拉了,里面的裝修還沒動?!?/p>

“但這個地方,已經不屬于笑果了?!?/p>

大門緊閉的北京“笑果工廠”。劉越 攝

一場意料之外的風波,讓北京“笑果工廠”運營不足一月便宣告停業。笑果文化布局首都業務的雄心壯志,與這座曾經承擔開拓重任的“工廠”,都提前壽終正寢。

脫口秀演員如何再就業?

天眼查信息顯示,今年3月,上海笑果演藝集團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,笑果文化創始人葉烽卸任法定代表人及執行董事,由張瑛婕接任。

創始人卸任的消息,讓外界猜測四起。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,目前龐博、豆豆等頭部演員已出走笑果,大量邊緣演員解約。脫口秀演員于心(化名)告訴記者:“業內流傳笑果已經快解散了,經紀部門被裁了,做節目的部門也散了?!?/p>

就以上種種,記者詢問笑果文化工作人員,對方表示:現階段不方便透露這些信息。

一片漆黑的北京“笑果工廠”內部。劉越 攝

笑果文化的業務停擺,給行業帶來一陣颶風。原本已在籌備的《脫口秀大會》第六季胎死腹中。最具知名度的節目停播,“斷糧”近一年,像“李雪琴”一樣風險意識拉滿,早早布局事業,演戲綜藝兩開花的局外人少之又少。臨時另謀出路,成了演員們最好的選擇。

豆豆化名“小胡”,進軍話??;徐志勝參演備受矚目的《慶余年》第二季;2024年1月,電影《年會不能?!烦蔀樵壕€黑馬,童漠男、肉食動物、Rock等表現亮眼。

此外,呼蘭、龐博、楊笠等人入場綜藝,用“小小的幽默”逗樂觀眾;李誕日常坐鎮各色節目,充當評委、觀察員之余,他還入局直播帶貨,賣起了羊肉串和花襯衫……

直播帶貨的李誕。小紅書截圖

脫口秀演員魏陽(化名)告訴記者,大量笑果文化演員正低調開啟商演之旅:“現在各地俱樂部紛紛邀約笑果演員,有名的給一個頂格費用,比如三五萬演一場,沒太多名氣的人可能要分賬提成?!?/p>

票務軟件顯示,何廣智、孟川、小佳、童漠男等演員正積極與上海、杭州、西安等各地廠牌合作,參與脫口秀專場或拼盤演出。這些演出宣傳默契避開“笑果”字眼,主打演員本人。票務價格多從180-880不等,雖不復此前一票難求的盛況,但基本也能維持較高上座率。

不少線下觀眾調侃:段子的質量高了不少,果然行業越慘,內容越滿。

何廣智、毛豆參與拼盤演出。貓眼截圖

行業、觀眾呼吁脫口秀綜藝回歸

“流動性的脫口秀演員很常見,只是大家沒想到,曾經‘最穩定’的笑果文化旗下演員,如今也需要天南海北四處‘走穴’?!编嵵菽趁摽谛憔銟凡恐骼砣瞬芊?化名)感嘆道。

不過,他強調,比起尚且“有選擇”的笑果系演員,行業內普通演員面臨的生存壓力更大:“很多笑果演員能上綜藝、拍電視劇,但大部分演員都很窮,每天掙那點演出費,可能一年到頭東奔西跑,休息不了幾天?!?/p>

因此,曹方非常理解那些轉行的人:“大家要工作、要生活,靠全職說脫口秀是活不下去的?!?/p>

常駐于北京貓頭鷹喜劇等知名廠牌的肖暢(化名)告訴記者,去年5月,北京上海所有的脫口秀演出基本停擺,有關部門對每個俱樂部的報批文件進行重新審查。很多剛從疫情緩過來、準備掙錢的俱樂部或迫于經濟壓力,或不再看好行業前景,紛紛選擇撤退。

停業的北京“笑果工廠”。劉越 攝

“現在北京的演出比巔峰時少了至少一半?!毙持毖?,他認識的不少脫口秀演員從全職轉為了兼職,也有人徹底離開了這個行業:“去送快遞、送外賣的都有,也有人做回了自己原來的老本行,當記者啥的?!?/p>

肖暢分析,線上節目的停播是市場下行的主要原因:“本來每年《脫口秀大會》播出都會帶一波票,哪個選手火了,又能帶一波?!辈芊揭灿邢嗤捶?,“如果沒有《中國有嘻哈》,說唱也許還是地下文化。脫口秀畢竟是個小眾行業,線上流量的加持帶動線下的發展,大家看了節目,才會到劇場看演出?!?/p>

不僅如此,眾多觀眾也對脫口秀類綜藝的回歸翹首以盼。燈暗下,戲落幕,臺上人黯然退場,本是自然而然——但2024年,脫口秀行業似乎有望再次亮起燈來。

微博截圖

《輕輕松松喜劇節》以外,三檔大型綜藝《單口喜劇和漫才大賽》《單排喜劇大賽》《脫口秀和TA的朋友們》也排上日程。其中,《脫口秀和TA的朋友們》更是憑借大量笑果系演員的陣容優勢,高調打出“脫口秀回來了”的口號。

不難看出,對于脫口秀行業來說,2024年是充滿希望的一年。而對于“再就業”的笑果文化來說,放棄《脫口秀大會》IP優勢,釋出大量人員參與新綜藝,或許是一次全新“自救”。

然而,能否成功扭轉大眾的負面印象,不僅僅取決于新節目的質量?;蛟S,保持做人的原則,恪守從藝的藝德,清正自持,潔身自愛,才是脫口秀行業自救最高明的招數。

責任編輯:孫飛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
97se亚洲国产综合